Synchro

他们把兄弟同步花式游泳刻在地图上

打开论文的word文档就会开始思考小邹远的人生

屡试不爽- -

今天的关键字刚好有“初次见面”…整理了一下关于时间线的思路。

连梗都算不上只是……思路的memo2333

========================

于锋第一次见邹远是8赛季蓝雨对百花,百花主场。那时候于锋心里离开蓝雨自立门户的芽已经冒出几公分长了,自然会暗地考量合适的落脚点,百花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一个选择肢。不光是考量战队整体,于锋也会不自觉地观察一下别人都是怎么当队长当核心的,称不上学习(于锋心里自有一套关于如何做核心的想法),但总算是个参考。

于锋看到邹远时狠狠地皱了眉头,虽然电视上见过,但面对面的时候邹远那种渗透到指甲尖儿的惶恐和卑微还是把于锋恶心到了。哪能把队长核心当得这么憋屈?!赛前握手的时候两个人手才碰上于锋就飞快地抽出来,像生怕那种畏缩劲儿顺着手指头侵蚀到自己这边。邹远本就有点恍惚,似乎也没注意到,接着去跟下一个蓝雨队员握手了。最后这一场百花中规中矩地输了,队长邹远几次迟疑带来的失误全都没被机会主义蓝雨放过,相当狼狈地被扫下擂台,反倒是没有什么实际名分的唐昊骁勇地拿下个人战的一分,避免了百花主场0-10被打爆的最差结果。

那之后全明星,再到常规赛后半两队在蓝雨主场的第二次交手,百花整体已经不像赛季初那么萎靡,但邹远却始终是那副魂不附体的茫然样。随着和百花那边的沟通逐渐多起来、转会的具体安排逐渐成型,于锋也开始关注百花这赛季和其他队的比赛。他发现邹远的百花缭乱在场上也并不是全无亮点,但多半时候还是混沌着、甚至慌乱着,与核心二字显然是不相称的。

当人有一个具体的憧憬,这憧憬愈强烈,就会愈发觉得已在其位却不谋其事的人不可原谅。在不能更差的第一印象之下,直到走进百花大门前一天,于锋都极看不起邹远。

===========================

来到百花第一天的碰头会上,战队经理就宣布于锋出任队长,邹远降为副队长。全场没有人提出异议,甚至看不到有人露出不满的表情,包括邹远本人。于锋很满意,大家都通情达理,都是明眼人,邹远看上去也有自知之明。不过要于锋说的话副队长都不该让邹远当,但这初来乍到的,他还不至于说出这种话自讨那个没趣。结构调整什么的,来日方长,他有自信在潜移默化里将百花的风气调过来。

当天下午的训练内容就是彼此熟悉,方法也简单,就是于锋先跟每个人都打一场。“不用打出最佳状态,只要发挥自己的平均水平就行,这样才有熟悉的意义。”于锋指示。

邹远在最后一个。两个人刚一交上手,于锋便心下一凛。不一样,和印象中全不一样,绝不单单是换了角色这么简单。花繁似锦果断得不像话,正面火力压制不停,还总有手雷角度刁钻地出现在让落花狼藉最最难受的地方。虽然有着“已经单挑了十场职业级选手,体力和集中力都理所当然地出现了下滑”这种理由垫背,但落花狼藉切实地被花繁似锦压着打,这完全出乎于锋的意料。落花狼藉倒下的同时于锋猛地把自己推离桌边面向就坐在旁边机位的邹远转了过来,他几乎要怀疑刚才那场比赛是不是邹远本人打的,很显然是,邹远的屏幕上闪着荣耀。

邹远被他吓了一跳,“于队……?”

于锋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挥挥手表示没事,安排大家自主训练之后,打开数据库调出了上一赛季百花缭乱的录像。不是比赛,而是日常训练留下的资料录像。看得越多,于锋心情越复杂。录像里时常出现的正是刚刚击败自己的打法,虽然还有几分生涩,但已有章法。百花流打底,又暗藏强硬的势头,有时枪口忽地一转,就是一阵骤雨般的强攻。再回溯上赛季比赛中百花缭乱为数不多的几个亮点,也是与这种打法息息相关的,只是在比赛中邹远的章法总是昙花一现,坚持不了多久就溃散成一团乱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于锋的脑子里浮起关于邹远的数十个问题,任何一个他都想不通。

 

“邹远,”晚饭后回到宿舍,于锋拉过椅子在邹远对面坐下,“你打比赛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实力都发挥出来?”

正在刷论坛的邹远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看到于锋犀利的目光,知道绕不过,只好小声回答,“我…发挥不出来…”

(然后这里我没时间写了总之根本无法理解“压力造成发挥不出实力”这其中因果关系的于锋大大认真严肃地对小邹远进行了好半天的思想教育,叨叨压力是必须战胜的,叨叨副队长的责任与觉悟)

看到邹远坚决地点头,于锋觉得自己的话一定起作用了,九赛季第一轮的比赛大家会看到一个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邹远。他甚至有点得意,自己这队长当得有模有样嘛,全不像是个新手。

他的话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九赛季第一轮,满脑子副队长责任的邹远手足无措程度几乎追上八赛季的巅峰。看着赛后扭曲着表情拼命地说“于队对不起”的邹远,于锋简直莫名其妙。到底怎么回事??但这时候他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顾及邹远,虽然有整个夏休期的打磨,但实战里自己和团队的融合还并不好,一个团战时游离在体系外的核心很难带来胜利。两位核心各有心事,百花的兵荒马乱就这样持续了三周,三轮里逮谁输谁,已经在出局区门口晃悠了。

打完第三轮的那晚于锋和邹远的房间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邹远的道歉被于锋禁止了,这两周里听了太多,实在是腻。于锋烦得甚至想喝上几杯,这时候响起敲门声,开门就见了张伟。

“于队,有点事,我想跟你谈谈。”张伟看了一眼团成一团坐在床上的邹远,把于锋让出门来,“咱们走走,边走边说。”

 

………………脑补时间线只有这么多。后面的事儿要问百花基地的监视器了。……求监视器(cry)

评论(5)
热度(19)
©Synchro | Powered by LOFTER